朔子  

【up全员向】THE WAR-01

  【虚拟世界】广场。

  白鸽飞起又落下,歪着脑袋看着这个在长椅上坐了许久,始终盯着它却又不给它喂食的奇怪人士。白鸽“咕咕”地叫了两声,落在了黑发少年手边。

  小绝被不怕生的鸽子啄了两下,他带着笑意从异次元包裹中掏出一把面包屑,摊在手上让鸽子慢慢吃。

  虚拟世界这些年越来越像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游戏空间,导致小绝在现实中也常常忍不住想对着空气取异次元包裹里的东西。

  小绝喂了一会鸽子,就百无聊赖地发散了目光,他在这里等陆夫人和阿皮很久了,这两个说着马上到的前辈却一直没来。不会是被...

【up全员向】THE WAR-楔子

食用说明:
①游戏区up全员向,非cp向
②双线发展,主线1@朔子,主线2@阿語
③异能未来都市设定,可能雷
④可能ooc,轻拍
⑤作者高中狗,更新慢
⑥有流血,受伤可能
⑦确定?↓

  小绝扣下扳机,瞄准镜中的人随即倒下,他熟练把狙击枪拆卸下放入琴包,戴上眼睛后就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大楼,俨然是一个下班的实习生。
 
  “小绝你干嘛去了,这会儿火锅都要凉了!”紫发的青年用眼角瞥到刚进包厢的小绝,用筷子敲了敲滚烫的火锅边。
  “你俩趁我没到竟然先开吃了!”小绝扔开背上的琴包扑向火锅,镜片上蒙上了厚厚一层白雾。
  坐在旁边的阿皮微笑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拨开了小绝...

【P陆】龙与骑士-13【完结】

  大陆上流传起一个传说:大陆上最强的人类阿皮,成为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守卫龙的骑士。
  “说起来,大陆上也就只有一条龙吧。”陆夫人对着阳光观察着新脱落的一枚鳞片,一如平常地侧头与阿皮说着话。
  阿皮嚼着草叶,漫不经心地听着陆夫人絮叨,敷衍着点头,整个人舒展得像一只猫。
  这些年两人爱上了扮猪吃老虎的生活,常年混迹在人群中,热衷于打家劫舍和杀人放火,活得一点也没有大陆最强王者的样子。
  虽然也有一些自命不凡的勇者来讨伐龙王,却无一例外被粉发青年一剑劈了回去,于是逐渐大陆上出现了“皮一刀”和“龙王是皮神的小白脸”的种种说法。
  这一...

【P陆】龙与骑士-12

  陆夫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住在以往觉得舒适的洞窟里,他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他又不耐地翻了个身,巨大的翅膀重重地拍在金币堆上,闪着光的金币掀起了一股浪,陆夫人眯了眯眼睛,他最喜欢的亮闪闪的宝石也不能吸引他的目光了。
  毕竟,现在在他看来,没有一颗宝石的光彩能比过那个少年的眼睛了。
  这是他离开阿皮的第四天,他本以为那个少年会马上找到自己,就像以前自己迷路或是不小心在森林里睡着了那样。可是这一次,对方并没有来。
  又是一个翻身,宝剑和盔甲翻落一地,阿皮现在在干嘛呢……
  陆夫人想象着对方的笑颜,暧昧的问候……他从鼻腔中喷出一股热...

【P陆】一位实习的驱魔牧师

【心情好的时候随手撸出来的奇怪产物,心情好的时候可能有后续?】
1、
  陆夫人仿佛看见阿皮的眼中闪过一道血色,等他再去细看时,却只看到阿皮手中烛台摇曳的烛光。
  “夫人你怕了?”阿皮有所感应地轻笑出声,用含讽的眼神上下打量了陆夫人一番。
  “谁怕了!”陆夫人挺了挺胸膛,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背对着阿皮走了一小段路后,他浮现出心虚的表情,其实他是真的怕了,在这幽深的地下隧道中,似乎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
  倒是这个小子……陆夫人偷偷往后撇了一眼,阿皮正面不改色地行走着,不但没有害怕,还露出了些许好奇的神色。
  感受到陆夫人探究的目光,阿皮冲着他挤了挤眼...

【P陆】龙与骑士-11

  那是毫无疑问的,来自龙类的威压。
  泛着渗人的青白色的长剑仿佛在这一瞬间被唤醒,咆哮着对胆敢触犯它的弱者施压。
  接下来的一切显得平静而又顺理成章,一切靠近长剑的生灵都无声无息地消失——不,或许应该说是蒸发了,青白色的光似乎带着骇人的温度,以王者的姿态俯瞰着大地。
  阿皮处在地狱的中心,却丝毫未受到影响,他莫名地从这股令人战栗的龙威中读出了悲哀的味道。
  “我来找你了。”
  他声音低低的,不知道在说给谁听。

  睁开眼睛时,陆夫人看见的是一丝从小窗照进他所在地下室的微光。
  这里不是之前的地方,那些人类把自己...

【P陆】龙与骑士-10

【“逆预言”即flag,换了个文艺的说法】

  最折磨人的痛苦,不是一刀两断,而是仿佛没有止境的撕扯,挣扎在骨肉分离的痛苦中,生不如死。


  “它醒了。”

  “啧啧,这恢复能力也太强悍了。”

  “毕竟是条强大的龙嘛,怎么能和我们这些弱小的人类比?”

  说话的人恶劣地加重了“强大”与“弱小”两词的音量,惹得周围一圈人爆发出了嘲讽的大笑。

  陆夫人困难地睁开眼睛,被突然的强光刺伤了眼睛,他从几乎残破的喉咙里挤出咆哮,又使那些人类开始...

【P陆】湖之女神

小短文,大概10分钟的产物,有病但没药,ooc
作者有病!有雷慎入!
慎入!
慎!
  阿皮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在普通的一天报名了一个普通的春游活动,然后他普通地在普通的森林里迷路了。
  阿皮直直地举着手臂,摇晃着手机试图让信号充裕一点,他感觉自己傻得像只天线宝宝。
  “啊。”
  当他放下手臂活动关节时,手机的最后一个信号消失了。
  ​阿皮盯着手机还剩15%的电量,深深地不安。
  “妈个鸡,来人救命啊……”他痛苦地再一次模拟天线宝宝,意图让信号回心转意。
  然后他手一滑。
  “……”
  阿皮浑身脱力地望着泛起波纹的...

【P陆】龙与骑士-09

  阿皮背着长剑行走在森林的小道上,他的左手腕绑着一个有些奇特的装饰品——
  紫色和粉色的头发像是丝线般相互缠绕着,中间又被红绳系上,似乎还被附上了保护咒和防腐咒。
  行走的同时,阿皮的右手总会不经意地抚摸上去,看得出来他对这个手环很珍爱。
  “是他!”一声突兀的吼叫响起,森林上下回应地响起尖利的哨声,以阿皮为中心,无数黑衣人将他包围了起来。
  阿皮依然站在那里,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手环,似乎周围的东西跟他并没有关系一般。
  “似乎……又被小看了呢。”说着,他像是很苦恼一样,露出了小小的笑容。
 
  当第一滴雨水落在...

【P陆】龙与骑士-08

  没有任何缓冲的,耀眼的紫光激荡开来,勇者们猝不及防地受到攻击,无论强弱都同时被震开。
  光芒的中央,是微眯着双眼的陆夫人。
  他把手从脖颈后移开,长发在空气中飞舞着,那块逆鳞给予他的能力名叫“君临天下”,可用纯粹的威压制造出幻境。
  “凡人,谁允许你们直视我了?”陆夫人轻轻开口,明明是充满了威严的呵斥,却被他说的像是情人在耳边低喃一样温柔。
  勇者们脸上无一例外都浮现出迷茫的神色,呆滞而崇敬地缓缓低下了头,跪拜在地。
  “夫人就像是帝王一样呢。”阿皮手中的树枝缓缓下垂,温和地笑着。
  然后他不待陆夫人回答地,又开口道:“...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