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ALL陆】陆夫人与七个囚犯-01

  mike睁开眼的时候面对的是自己空白的记忆,以及刺疼无比的右手。

  有些吃力地扭头,mike看见自己的右手上缠满了白色的绷带,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血液之中跳动着——好像是一颗心脏,mike脑海出现了这种奇怪的想法。

  这是一个极大的病房,和mike的床并排的还有几十张,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个与mike相同,右手被紧紧缠绕住的人。那些人发出的凄厉的惨叫声让mike感到一阵阵发凉。

  “这个人醒了!”一个经过mike床边的医生模样的人喊道。

  “观察数据——精神属性亲和度最高。”一堆人围在了mike...

【道具paro】妈妈的刀

  妈妈是爱我的,上帝也是爱我的,Isaac一直这么认为。

  但是上帝他是温柔的,博爱的。

  所以说温柔的人最残忍。没有谁可以把自己的温柔平均地分给每一个人,而这份温柔出现差异的时候,受伤的永远都是那个不温柔的家伙。

  哪怕是上帝也无法做到把自己的爱完全均分,总有人要为了所谓的多数人牺牲。

  沾染了邪恶的家伙,不能被留在这个充满了上帝温柔爱意的世界上。

  Isaac听见了上帝给妈妈的箴言,也看见了妈妈充满爱意的双眼。

  真的非常可惜,妈妈也是...

【道具paro】硫磺火

  「吞咽下它的时候要做好准备,小心那一份刺入骨髓的烧痛。」

  罪孽在Isaac迈入带刺的房间时便进入了他的身体。

  鲜红的血液被门边的尖刺贪婪地吮吸,Isaac吃疼地抽气,眼神落在了房间中央的红色箱子上。

  硫磺火在Isaac进门时就听见了尖刺扎入肉体的声音,接着就是空气中漫开的血腥味。美味的贡品,她想,有些惬意地舔了舔上唇。

  箱子被打开了硫磺火掀起眼皮,打量着面前正在哭泣的少年。

  接下来你会更舒服呢,少年。硫磺火带有些恶意地想道,微微弯起嘴角,有些无害地笑。

  Isaac的指间触碰到了硫磺火猩...

【P陆】断剑残旗-07

    早晨,雪已经停了,阳光从玻璃窗外照在床上相拥的两人身上。
  “皮,为啥我在你怀里?”这是陆夫人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因为夫人你睡相太差,”阿皮半睁着眼回答,在陆夫人感到小小的愧疚前又加了一句,“不过夫人除了我不嫌弃你,你恐怕嫁不出去了,要不就从了我吧?”
  于是笑的有些贱贱的粉发少年被陆夫人一拳正中面部。
  陆夫人一向不怎么在意吃食这方面,对他来说,吃什么无所谓,只要填饱肚子就够了。于是在他负责早饭的情况下,为了一些奇怪的原因——例如他绝不会告诉阿皮自己其实有点小开...

【ALL陆】陆夫人与七个囚犯-楔子

楔子

食用说明:

1、《白雪公主与7个囚犯》世界观

2、私设有

3、腐向ALL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城堡,城堡里住着白雪公主与女皇。

  很久很久之后,有一个城堡,依旧住着那位公主,那位女皇。

  公主叫做陆之遥,女皇叫做优瓦夏。

  公主与女皇身边的侍卫与女仆换了一批又一批,他们却永远都是年轻的样子。

  在陆之遥十八岁之前,优瓦夏一直是一个好父亲。

  直到他十八岁成人礼的当天,优瓦夏带着笑容,将匕首插入了陆之遥的心脏。...


【AD/EA】宴会【下】

宴会【下】
cp向:Alex*Desmond
           Ezio*Altair
OOC慎
  当Alex冲入散发出浓浓酒味的房间时,看到的是脸色绯红的Desmond输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的景象。
“你来啦?”Desmond挑起眉,看向把门撞裂的病毒,话语尾音略微上扬,奇怪的微笑表情让Alex知道对方一定是喝醉了。
“别停啊Des!再来玩!”Ezio明显也喝高了,豪气万丈地把空了的酒瓶砸在地板上。
Alex把Desmond拉到自己怀里,站在Ezio和Altair对面,面色不善地瞪着两位一...

【P陆P】断剑残旗-06

雪下的很大,阿皮作为一个生活在国家温暖的南方的人,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雪。
  “怎么样?从来没见过的壮观吧?”陆夫人言语中洋溢的满是自豪。
  确实是相当宏伟的景象。雪花和冰凌肆意地在北方大陆绽开,银色的世界装点满了阿皮从未听说过的紫色花朵,寒风中,花朵却开得异常绚烂。
  ——新兵营因为战功显赫,由上级特别吩咐,享受两周的假期。陆夫人选择了回自己老家待一阵子,一只没有什么事可做的皮就蹭了过来。
  “很棒……但是夫人我们可不可以快点进屋……”阿皮应道,接着很不给面子的打了个喷嚏。
  陆夫人白了阿皮一眼,把阿皮对着自家门的方向踹了一脚——巧妙地避开了...

【P陆P】断剑残旗-05

  陆夫人做了一个梦。

  梦里只有自己和阿皮两个人,从头到尾,两人什么都没有说,阿皮对着自己露出了他从没有见过的灿烂笑容,然后——

  然后就是鲜红的一片,阿皮的笑容被血染的充满了悲戚的感觉,大雨瓢泼,雨水打在了陆夫人和阿皮的身上,疼痛的感觉让陆夫人的精神一下子清醒了。

  猛地惊醒过来,陆夫人抬头就对上了阿皮有些无奈的眼神。

  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陆夫人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照顾病人的人,结果看起来反而麻烦了病人。


  陆夫人流了很多的...

【Seto×Kano】瘾【Seto中心】

食用说明:
①Seto×Kano,腐向
②年龄差四岁注意,年上
③可能OOC,私设成山
④不适者绕道行走
  点燃了一支烟,Seto狠狠地吸了一口,接着被烟熏的味道呛到不断咳嗽,眼中流出泪水,困倦的感觉才算是消失了一些。
  Seto放松着白天一直保持微笑而有些僵硬的面颊,把烟摁灭在烟灰缸中。
  烟灰缸是那个卡其色短发的高中生Kano送给他的礼物。两人都在一家餐厅做兼职工作,也算是处的比较好的。
  不过Seto想要的,不只是现在止于好兄弟的关系罢了。
  Kano虽然是个高中生,但烟瘾却是相当重,Seto经常看见少年靠在餐厅后门的门框上,享受地吐...

【AD/EA】宴会【上】

cp向:Alex*Desmond
           Ezio*Altair
OOC慎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国王游戏这种东西)
  Desmond接到了来自自己前辈Ezio关于宴会的邀请函,邀请函用相当正规的形式由Ezio本人送到Desmond的手上,接过信函的时侯,Desmond觉得对方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道似乎让整个没有经过包装的信函多了一种意大利式的气息。
  结果打开邀请函后,Desmond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宴会的时间地址,就没有了其他的内容。
  据Ezio的说法,这场...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