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P】断剑残旗-01

  陆夫人并不喜欢战争,也并不喜欢自己所属的M国。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他只是单纯地认为——会让人们失去珍惜之人的战争,以及连年征战的M国,很可耻罢了。

  每次征兵布告发下时,陆夫人都很庆幸自己还未到布告上征兵的年龄要求,但是这一次不一样,M国与L国谈判失败,M国进行强征,陆夫人,不幸符合条件。

  杀人是一种罪孽,这是陆夫人的想法。

  陆夫人拎着军队佩备的装备包,进入了据说是自己的帐篷中,随之得知自己与另外一位名叫做阿皮的人由于军队人数所限,同时因为入队测验结果被分配到这个双人帐篷。陆夫人联想到自己连鸡都杀不了的体魄,开始想象对方是怎样弱才会使军方这样分配。

  把装备包扔上了行军床,陆夫人从里面翻出了自己从家中带来的书,盘着腿看了起来。

  陆夫人在家时就不怎么喜欢外出活动,对于自己日常的消遣,陆夫人就是靠看书来应付的,这也造就了陆夫人成为一个不到凌晨两点睡不着觉的夜猫子。

  过了不久,帐篷被人拉开,走进来了一个扎着小马尾的粉发少年,全身散发出冷冽的气息,和他清秀的外貌略有些违和。他单肩背着包,一只手上还拎着一柄泛着冷光的长剑。

  陆夫人感受到对方身上铺面而来的凌厉气势,书掉到了床上,再一次拿起时却听见那人淡淡地说道:“书拿反了。”

  

  陆夫人气喘吁吁地蹲了下来,体力并不是他的强项,更何况他被罚的还是绕着这个不算小的训练营跑十圈,现在仅仅是第三圈,陆夫人就已经没有力气了。

  阿皮停下了脚步,陆夫人发现他以一种极为潇洒自如的状态连续跑完了五圈,现在正一脸风轻云淡地注视着自己,气息也十分平稳。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递到了陆夫人身前,惊讶之下,陆夫人抬起头,真好对上阿皮认真的眼神。“我拉着你跑。”

  “诶——等下?”陆夫人一口气还没有喘过来,手已经被阿皮拉了过去。

  陆夫人有些踉跄地跟着阿皮跑着,对方似乎特意地放慢了速度,但是无奈自己的体力实在是跟不上,陆夫人又落后了一点。

  阿皮叹了一口气,蹲下去把浑身无力的陆夫人背在了背上,“真是的……我为什么要帮这个笨蛋啊……”

  

  陆夫人装晕休息了几乎一个下午之后,体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因为他本身不属于愿意遵守纪律的类型,所以他干脆在晚上阿皮还未训练回来之前,偷偷溜出帐篷转悠。

  夜晚的军营十分安静,陆夫人目光所及之处,每一个帐篷的灯都已经熄了,只有哨兵处的火把在黑夜中发出光芒——但是为什么哨兵会进入到军营内部里来?

  陆夫人躲在了一个帐篷后面,等着那一小队拿着火把的哨兵走近,他听见了那些人的对话。

  “队长,我们这样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一些啊?”

  “哼,怕什么?我们的人早就安插入了这个新兵营,绝对让那些冒充新兵的老兵们有去无回!安静一点,先去和我们的人会合。”

  陆夫人捂住了嘴,他虽然足不出户,但是有些传闻还是听说过的,M国把一批训练有素的老兵安插入了新兵营,目的则是为了给敌人出其不意的打击。而敌方同样派来了一批间谍,在陆夫人看来,这是一种类似于地下战争的行为,而所谓的牺牲品则是像自己这样的新兵。

  而等陆夫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与阿皮的双人帐篷前面。潜意识中陆夫人就觉得对方远超于一般人的能力与体魄不是一个新兵可以拥有的——或许连对方刚成年的年纪也是伪造的。陆夫人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以及自己对于这个少年产生的莫名信任感,陆夫人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向阿皮求援。

  阿皮确实是答应陆夫人的请求,但是之后事情的发展出乎了陆夫人的意料——

2014-10-05 评论-8 热度-37 p陆断剑残旗腐向陆视角陆P
 

评论(8)

热度(37)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