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P】断剑残旗-02

  阿皮与陆夫人一起来到了陆夫人一开始发现那一小队人时所在的地方,一小队的人聚在属于新兵营营长的帐篷之前,似乎正在鬼鬼祟祟地讨论着什么。

  “就是他们了。阿皮你先拖住他们,我去搬救兵吧……”陆夫人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阿皮一步跨上前,剑刃出鞘,  不等陆夫人阻止,便是看到那些人的其中一个的血液飞溅了出来,一条断臂摔落在地,惨叫声让陆夫人胃中一阵翻滚,

  “你先退后。”阿皮的声音带着漫不经心的慵懒,陆夫人在对方一推之力之下退出了战圈,而阿皮则在转身之际堵住了被自己削掉一只胳膊的人的惨叫之声——干脆利落的一招斩击。

  陆夫人陷入了呆滞的状态,以至于恍惚之间,他甚至看不清阿皮的动作,在他的角度,所看见的仅仅是一个个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便倒下的身影——或许这是阿皮的偷袭所获得的成效,又或许是那小队的人忌惮于引来更多的人的原因。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阿皮的身手实在不像是一个新兵。

  血的腥味充斥满了陆夫人的鼻腔,想要呕吐的感觉令陆夫人无意地后退了几步,此刻他才注意到,一队的人现在只剩下了两个被阿皮逼到了绝路的人,看见阿皮将手中的剑缓缓抬起,陆夫人冲上前去,“等一下啊!”

  阿皮缓缓地收起了手中的剑,转头看向了陆夫人,没有完全睁开的眼睛显出一种慵懒的味道,陆夫人看见对方在杀戮之后这样的表情,不免有些心惊。略微有些勉强地笑了一下,“好,你把他们其中一个带到我们的帐篷旁边吧,那边有一个空置的小型帐篷,在那里捆好,另一个……交给营长吧。毕竟这样的动静肯定是会被发现的……”陆夫人发现在闲逛时得到的信息还是有些用处的。

  阿皮有些倦意似的点了点头,拖着两人离开,陆夫人看着对方有些削瘦的身影,在对于阿皮莫名的信任之上多了一些芥蒂——杀伐果断如此的他让陆夫人有些害怕。

  “在杀了那些人之后,会不会有些愧疚呢?”陆夫人轻轻地问阿皮。

  阿皮却径直走出了帐篷,留下陆夫人面对着陷入了昏迷状态的士兵。

  刚才利用空闲时间准备的一桶冷水被陆夫人从士兵的头上缓缓浇下,士兵不一会儿就清醒了过来。

  陆夫人让自己的嘴角扬起了一个适宜的角度,交叠起双手,以一种贵族才有的优雅姿态坐在了士兵对面的椅子上。

  “于是,如你所见,要不要把知道的事情全都说出来呢?”

  士兵先是因为刚刚清醒而没有完全恢复意识,有些呆滞地望着陆夫人,在听到陆夫人的问话之后,整个人的意识完全清楚了,有些咬牙切齿地摇了摇头。

  “诶呀,那会很麻烦呢。”陆夫人做出了一个有些苦恼的表情,嘴角依旧是一个上滑的弧度,笑容耀眼的让那个士兵愣了一下。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夫人保持着笑容,与那位不怎么明白情况的士兵进行了长时间类似于拉家常的对话,看似普通的话语背后,陆夫人却偏偏挖掘除了一些信息——类似于潜入新兵营的间谍。

  在意识到自己被陆夫人套话后,开始还会勉强反驳几句的士兵到了后来已经是一副完全放弃抵抗的样子,闭着嘴死活不肯说话。

  “我想啊,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对你造成什么物质伤害啊?”陆夫人突然间笑嘻嘻地问始终垂着脑袋的士兵。

  抬起头,那位士兵看见的是外貌姣好紫发青年背后,闪烁着的刀光。

  陆夫人侧开了身子,露出背后默默擦着剑的阿皮的身影,粉发的少年用一种不是非常符合他清秀外表的,充满杀气的眼光不停地瞟向颤抖中的士兵。

  “确实是哦,我并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但是他就不一定了呢。”

  在阿皮之前对于队伍屠杀的威慑下,士兵颤抖着报出了几个名字。但是重点是——即将说出最后一个名字之前,面色不怎么好的营长走了进来,“交给我吧。”然后便吩咐人把那个士兵带走了。

  仿佛是错觉吧,陆夫人觉得营长的表现似乎有些奇怪。

2014-10-17 评论-4 热度-34 断剑残旗腐向p陆陆视角陆P
 

评论(4)

热度(34)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