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P】断剑残旗-05

  陆夫人做了一个梦。

  梦里只有自己和阿皮两个人,从头到尾,两人什么都没有说,阿皮对着自己露出了他从没有见过的灿烂笑容,然后——

  然后就是鲜红的一片,阿皮的笑容被血染的充满了悲戚的感觉,大雨瓢泼,雨水打在了陆夫人和阿皮的身上,疼痛的感觉让陆夫人的精神一下子清醒了。

  猛地惊醒过来,陆夫人抬头就对上了阿皮有些无奈的眼神。

  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陆夫人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照顾病人的人,结果看起来反而麻烦了病人。

  

  陆夫人流了很多的汗,他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这类的脑力劳动了,修长的手指拨动着绷紧的白色棉线,只有一根,数十根棉线中,胜利几率只有唯一的选择,绝对不可以失误。

  除了正确的棉线,其他每一根都与炸药连接在了一起,但是最重要的,就是炸药所埋放的位置,贸然挖掘,会使所有炸弹直接爆炸。偌大的区域,陆夫人不敢赌。

  试探着拨动了最前面的线,陆夫人闭上眼睛,仔细地聆听着,草叶沙沙的响声,风刮过耳边的声音,以及自己身后小兵们不信任的私语声。

  根本不能靠听声音的方法找出炸药,干扰实在太多了。

  咬了咬牙,陆夫人用树枝划开一片区域,在土地上列出最基本的公式,一步一步逆推,单纯用理论知识攻克这个陷阱,风险绝对是存在的。

  汗越流越多,陆夫人之前所说的二十分钟是自己的极限,没有夸大,甚至把自己逼上了破釜沉舟的境地。

  如果是为了那个粉发的意气风发的少年,为了他把后背交给自己的这份情谊,陆夫人愿意拼尽全力。

  十八分钟。已方寡不敌众,即使阿皮再神勇,陆夫人根据逐渐逼近的喊杀声,也明白时间不多了。

  最后一步计算,却还剩下两种选择,需要有一个人站到可能是正解的棉线终点,即使爆破也要减少到最小伤亡。

  “你不会是破解不了吧?”充满不友好味道的质问让陆夫人心顿了一下。

  “……需要一个人帮我,站到一个可能有风险的地方,可以减少伤亡……”

  马上就有人喊道:“那为什么你不自己去!”

  他害怕的就是这种事情,没有会甘愿当垫背,那么人员伤亡会增大许多。如果自己作为那个牺牲品,后续的处理工作又没办法解决。

  “我相信你。”熟悉的声音在陆夫人背后响起,阿皮温热的气息喷在了陆夫人耳边,“我相信你。”阿皮又提高音量说了一遍。

  “在哪里?“阿皮把手中的弓扔在了地面上,眼神坚毅到让人无法驳回。

  敌方暂时地停止了攻击,但肯定没有多久,陆夫人只有这一个机会。

  手指指向了一个方向,看见阿皮走去的背影,梦境中的影像再一次回现,阿皮浑身是血,自己却无能为力。“不……”陆夫人声音微弱地连自己都听不见,“不要死……”

  阿皮在目标处站住了,嘴角泛开了一丝笑意,“我相信你。”

2014-12-07 评论-3 热度-24 腐向陆Pp陆断剑残旗陆视角
 

评论(3)

热度(24)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