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断剑残旗-07

    早晨,雪已经停了,阳光从玻璃窗外照在床上相拥的两人身上。
  “皮,为啥我在你怀里?”这是陆夫人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因为夫人你睡相太差,”阿皮半睁着眼回答,在陆夫人感到小小的愧疚前又加了一句,“不过夫人除了我不嫌弃你,你恐怕嫁不出去了,要不就从了我吧?”
  于是笑的有些贱贱的粉发少年被陆夫人一拳正中面部。
  陆夫人一向不怎么在意吃食这方面,对他来说,吃什么无所谓,只要填饱肚子就够了。于是在他负责早饭的情况下,为了一些奇怪的原因——例如他绝不会告诉阿皮自己其实有点小开心之类的,早餐仅仅只有两碗稀粥和镇上买来的面包片。
   说起来夫人只是觉得“嫁”这个词套在自己身上太没面子了。
   “夫人,我在长身体。”阿皮理直气壮地把自己面前的早餐盘推开。
  陆夫人却当作没有听见一样坐了下来,毫不在意地把阿皮那份圈过来一起吃。你才是嫁过来的那个!夫人傲娇地哼了一声。
  沉默了一会,阿皮走出门,“夫人,准备钱包。”抛给了陆夫人这样一句话。
  没多久陆夫人就听见隔壁开小店铺阿伯的“强盗啊——”的哀嚎声。
  陆夫人当即就把嘴里的粥喷了出来。
  随后陆夫人不断向阿伯赔礼道歉,他身后的阿皮则悠闲地带着稻米和姜黄回了房屋。——强盗皮很不客气地把强盗行径推在了陆夫人身上,让陆夫人为他解决光天化日之下抢了别人家东西的问题。
  当陆夫人在长时间的调解下,阿伯从鼻子哼出一声,放过了那个不懂得尊重老人的小鬼。
  陆夫人摸着空了一半的钱包,气势汹汹地冲回家,迎面塞到他面前的是一份喷香的素食咖喱。
  于是陆夫人的气势就瘪了。
  大口吃着阿皮做的素食咖喱,陆夫人发觉自己和阿皮在一起的时候智商都降低了,尤其是刚才莫名其妙的赌气——本来阿皮的话应该算是男生之间正常的玩笑,自己是因为什么无法自然地玩笑回去呢。
  
  两周的休假很快就过去了,陆夫人又回到了那个让他疲惫不堪但又遇到了粉发少年的军营。
  “直接上战场?”陆夫人接到了一个令他无比诧异的命令。按理说,这个营队应该还属于新兵的范畴,贸然派上战场——只是送死罢了吧。
  陆夫人纠结地皱起了眉,但愿不是自己想太复杂了,他总觉得有人在暗处针对着这个初战告捷的新兵营。
  “夫人还不去报道吗?”阿皮此时已经从报道处回到了帐篷,问还在帐篷中躺着的陆夫人。
 “马上——”其实陆夫人不认为自己会分到什么好兵职,先不说之前他干了一些不合规矩的事情,光是那吊车尾的身体素质就够他喝一壶了。
 事实上,陆夫人真觉得自己不该乱想。
 他被分到了一等兵营,只不过是军事后勤。说难听点,就是行军时煮大锅饭,路过城镇时帮一等兵们找几个姑娘的职位。
 神奇陆夫人觉自己是时候上演一个厨子变成军师的戏剧了。


————————————————————
关于断剑残旗,因为和合作写手阿语讨论后觉得没有明显陆P向,所以决定不占陆Ptag了。
另外,搜索阿语或断剑残旗(P视角)即可看见另一视角的故事展开。
谢谢大家这段时间对断剑残旗的支持www

2014-12-16 评论-12 热度-32 腐向断剑残旗p陆陆视角
 

评论(12)

热度(32)

  1. 十方朔子 转载了此文字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