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ALL陆】陆夫人与七个囚犯-02

  污染严重的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机会可以看到干净的雨了。

  陆之遥坐在吊在人工树上的秋千上,双腿自然地垂下,定定地凝视着敲击在玻璃窗上的雨珠。

  “mike今天心情不好吗?”陆之遥转过头,看向站在自己背后很久却一直没有说话的mike,开口问道。

  mike也是这个时候才看见顺着陆之遥的双腿滴下的血液,而陆之遥灿烂无比的却给人一种他完全没有感受到痛觉的错觉。

  “你受伤了,快下来让我看一下。”mike有些慌张,大步迈到了陆之遥的正前方,他瞳孔一阵收缩——陆之遥的白色衬衫正面被血液染得鲜红,之前看到的血液比起这样的出血量实在是没什么。

  听见mike的话,陆之遥也没有打算解释什么,跳下了秋千,笑嘻嘻地站在mike的面前,毫不在意地解开了衬衫的扣子。

  一条从他颈下延长到腹部的伤口触目惊心,但是……却在不断地愈合之中。

  “什么……”mike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景象,一向冷静自持的他有些失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狰狞的伤疤亘在陆之遥的胸口上,而陆之遥是身份尊贵的都知事继承人,敢这样伤害他的人……估计没有一个吧。

  伤口此时已经完全愈合了,陆之遥的胸口白皙依旧,甚至连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来。

  仿佛是不可置信一般,mike伸手触向了原本是陆之遥伤口的地方。

  可能是长期生活在室内的关系,陆之遥的皮肤比一般人都要光滑一些。

  手下的身体僵了一下,mike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自己作为侍卫队队长,袭了自己负责“照顾”的“公主殿下”的胸——虽说措辞可能有些问题,而且公主是男性罢了。

  有些尴尬地笑了笑,mike后退了一步,“大人,我帮你去准备热水和换洗衣服。”

  陆之遥低头扯了扯被血沾染的衬衫,露出好看的笑容,点头目送mike离开。而在确认对方已走的时候,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放松下紧绷的身体,露出了不符合他整体气质的狡黠笑容。
  无限自我再生,就像怪物一样呢。

  扣上了衬衫的扣子,陆之遥向与mike相反的方向跑去,他明白自己的父亲派mike呆在自己身边的原因——不过是为了管住最近一直想要逃跑的自己。

  贵为当今社会最高统治者的继承人,为什么要逃跑呢?陆之遥恍惚想起了多年前某个人问他的问题。当时自己只是含糊了过去,现在想起来——
  因为害怕啊。
  害怕一个人孤独地待在钢筋水泥构成森林里,害怕每天被人用手术刀开膛破肚,害怕自己是童话里的白雪公主。
  只不过,没有救他的王子,没有身边的七个小矮人,而毒苹果,也已经深深地嵌入心脏。
  陆之遥想他应该是恨优瓦夏的。
  恨他为什么让自己出生,为什么把自己制造成一个怪物,为什么……偏偏要在自己已经完全沉溺在家的温暖时夺走一切。
  在优瓦夏的施压下,陆之遥的逃跑没有一次成功。
  可惜啊,mike不比优瓦夏想的冷漠,苦肉计还是有用的。
  雨又骤然打了些,陆之遥跑在楼梯上,他很久没有这样运动过了。
  金丝雀被关在笼子里的时候,是没法唱出最美丽的歌的。

  现在,金丝雀也要到了逃出笼子的时候啦。

2015-01-25 评论-5 热度-38 ALL陆神奇陆夫人麦陆MikeZTM
 

评论(5)

热度(38)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