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断剑残旗-09

  温热的气息喷在阿皮的脸上,爆炸的冲击并没有影响到两人多少,倒是——阿皮顺势揽住了扑过来的陆夫人的腰,把两具本来就很近的身体又拉紧了些。

  陆夫人被阿皮一扯,身体倾斜了下去,感觉自己触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阿皮眨了眨眼,在陆夫人匆忙起身之后意犹未尽一般舔了一下上唇。

  眼前少年的红瞳在炸弹造成的烟雾中闪亮无比,瞬间又仿佛燃烧了起来。

  

  事情被作为暗杀者在想与两人同归于尽的情况处理了,上面的人虽说有疑惑,但碍于阿皮近日来树立的威严和陆夫人本身的弱小被没有多问,这也是让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陆夫人觉得还没有到表现自己的时机,这时候还是隐忍一点比较好。

  目光落在默默擦拭剑身的阿皮身上,陆夫人又有些尴尬地撇开,虽说之前的事情只是意外,但是阿皮的行为实在让他心悸。

  他是把阿皮当成挚友来看的,以前发生的一切都过于暧昧了。除了友情之外他并不想要什么,也完全不想要什么超脱他控制的事情发生。

  陆夫人从小便是一个人独自生活,没有被什么人关心的经历,也不懂得怎么关心照顾别人,这段时间和阿皮的接触已经是他往日所没有试过的了。阿皮给了他在雪地中温暖的怀抱,但那不应该是自己的归宿,他害怕这种类似于“家”的感觉,太过温暖的东西,是他不敢奢求的。

  因为在拥有了这种温暖之后,就很难再松开手了,陆夫人不想在该决断的时候被这种温暖左右了判断。

  所以他选择了逃避。

  逃避那个少年随时投来的炽热的眼神,充满心意的眼神让陆夫人感受到深深的愧疚,阿皮是该生活在阳光下的战神,不是他所能企及的。

  

  梦魇再一次回到了陆夫人的身上。

  滂沱大雨,雨中立着一个削瘦的少年,紫色的头发过长了,垂到少年的背部,在雨的冲刷下失去了原本的光泽。前方是一片废墟,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他和家人因为性向问题闹了一些小矛盾,他不满于家人的不理解,在入夜时跑出了家门,自己摔上门时那声刺耳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本来应该在门内的人却已经离去。

  怒气冲冲的父亲,满脸泪水的母亲,还有自己养的那只胖花猫,全部被自己狠狠地关在了世界之外。

  战争,战争。

  他在雨里嘶吼出声,深入骨髓的痛楚折磨着他,可是无论怎么悔恨,神都不会再眷恋自己这个混蛋了。

  他行走在废墟上,却再也认不出哪一具残破的躯体该是他的家人了。

  他下定决心,要和那个雨中哭泣着的少年决裂,从此他不再叫陆之遥。

2015-01-31 评论-6 热度-25 腐向断剑残旗陆视角p陆
 

评论(6)

热度(25)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