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断剑残旗-11

  当阿皮又一次为自己挡下一波攻势时,陆夫人意识到自己还是把战争想的太简单了。

  猩红的血液刺疼了他的双目,他又一次回到了那个纠缠着他的噩梦里,大雨滂沱,粉发的少年浑身是血,撑着长剑,跪倒在自己身前,他却无法触及对方。

  疲乏无力。这是陆夫人一次次在这个可怕的梦境中挣扎得到的结果。

  “夫人!”阿皮一声嘶吼唤回了陆夫人的神智,猛一抬头,陆夫人看见阿皮手中的长剑向自己刺下,一股令人战栗的寒风包裹住了他,冰寒刺骨,恐惧和绝望一瞬间占据了他的身心。陆夫人感受到自己身体中的力气仿佛被抽空,指尖颤动着,他没有任何办法去躲过这一击。

  这就是那些被战神锁定住的蝼蚁们的感受了吧?陆夫人脑海中突然自嘲地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绝对的实力压制,让人放弃了躲避,在战神的面前,凡人只能跪伏。

  剑锋穿刺过肉体的声音,炽热的血溅在了陆夫人的头发上,他背后妄图偷袭的敌人被阿皮一击灭杀。长出一口气,陆夫人这才缓过来,他出了一身冷汗。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那一剑的目标是自己,而下一刻,自己将必死无疑。

  无关信任与否,只是这个杀戮着的少年,锋芒毕露,任何接近他的人,都会被他狠狠地刺伤。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了吧。

  

  陆夫人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问自己有没有后悔认识阿皮,有没有后悔自己对于站在阿皮身边的这个抉择。

  答案是肯定的。

  没有人愿意进行一场定会无疾而终的恋爱,哪怕双方的心意都已经明了,但战争的残酷,彼此立场的不同,两人终会越走越远。

  阿皮还年轻,自己却老了。陆夫人不止一次有这样的感慨。距离初次见面已过去了好几年,而少年永远都是他们相遇时的那个少年,有着冷冽的气质,却又不失人情味,有着可爱的个性,却又如此杀伐果断。

  而自己——此时的自己,在阿皮眼里,估计是一个为了谋求上位,不择手段的小人吧?

  陆夫人从当初刚进新兵营时开始,就意识到那个营长有些不对劲。一开始还没有特别在意,但当他和阿皮进入一等兵营,上级还是那个人时,陆夫人觉得事情不太正常。不能怪他多疑,实在是这些年在他们的身边,发生了太多的巧合。

  无论是精心准备的战术被敌人通晓,还是布置的陷阱被敌人绕过,新式武器的开发受阻,这些巧合一多,反而像是某人故意而为的了。

  陆夫人告诉过阿皮自己的怀疑,却被少年给否认了,看着少年正直干净的眼神,陆夫人不愿用自己有些对于军人忠心的猜测去污染他。

  而那个时候,他也不知道军中的传言。

  “陆军师,似乎是敌方的间谍。”

  “是啊,不然为什么每次他所策划的战术,都会被敌人看透呢?”

  “我们的机密资料,也是这样没有的吧?”

   ……直到陆夫人听见了阿皮对于自己的维护言论,他才知道自己一直尽力其中的一等兵营中的传言。

  “营长,军中的传言,肯定不是真的!我了解陆夫人,他不是间谍!那些战术和布置肯定不会是夫人泄露出去的!”少年并不是很擅长言辞的人,直白的辩护恰好让陆夫人知道了平日里那些军人看自己的眼神问题出在哪里。

  “阿皮,你是优秀的军人,何必执迷不悟呢?”营长摆出了一副劝导孩子的长辈模样,“这样,你自己去问陆夫人,如果他没有解释……那……”

  陆夫人那个时候真的很想冲进去拎住那个混蛋的领子,解释?怎么解释?这种东西,解释也只是无用功吧?解释是越描越黑,不解释就是默认,他能怎么做?

  然后阿皮就来问了,陆夫人只是看着那个少年,试图从少年眼里看出信任,他看出来了,少年给予自己的毫无余地的信任,而这种信任,几乎压得陆夫人喘不过气来。

  他没有回答阿皮的问题,只是避开了对方的接触,摆出淡然自若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在官场浸淫多年的政治家,“你觉得呢?”陆夫人反问道,并且如他所料,阿皮也没有回应。

  这样也好,最起码,可以暂时保持着两人这种僵持不下的关系。

2015-02-22 评论-6 热度-28 腐向p陆断剑残旗神奇陆夫人A_Pi
 

评论(6)

热度(28)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