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断剑残旗-12

  “夫人,今天晚上的庆功会你参加吗?”阿皮用布轻轻擦拭着长剑,抬眼瞟着拿着剪刀比划着头发的陆夫人。

  “嗯?”陆夫人愣了下,“不了吧?”

  庆功会,这个词对陆夫人来说有些遥远,虽然他们经常打胜仗,可正因为这样,偶尔的失利才更令人印象深刻。这些失利,又基本上是因为战术或情报出了错误而造成。

  神奇陆夫人,成了众矢之的。每个人都更加在意他人的过失胜过长处,所以每当一次次出现相同的情况时,陆夫人都会被之前还在并肩作战的战友怒目而视。

  或许自己真的很可疑,但陆夫人不相信这背后没有什么人在推波助澜。

  那么庆功会上少上一位疑似间谍的军师,似乎是相当自然的。

  “有些话想在庆功会上说,你还是来一下吧。”阿皮插剑入鞘。

  陆夫人偏过头,对上了阿皮猩红色的双目,目光里的坚定和不容置疑让陆夫人的心微微颤抖。

  枯坐了一阵子,陆夫人才发现阿皮已经离开,晃神之间,剪刀闭合,“咔嚓”一声,养到了腰部的头发被一下剪断。

  陆夫人摸着自己脑后不长不短的头发,自己和阿皮的羁绊会不会也如此干脆利落的断开呢?

 

  庆功会热烈的气氛在陆夫人到达的时候瞬间冷却。

  陆夫人无所谓地笑笑,他也习惯了这样的待遇,随意地找了一个空位坐下。

  原本被战士们簇拥着的阿皮起身坐到了陆夫人身边,笑眯眯地塞给陆夫人一份刚烤好的牛肉。

  仇视的眼光盯得陆夫人有些发毛,默默地扶额,果然战神的恩宠他还是承受不起啊。

  即将开春的时节带着一些寒气,篝火冒着红色的光,在沉寂中升腾起温暖的气息。

  阿皮偷偷瞟着慢条斯理地吃着牛肉的陆夫人,清秀漂亮的青年身上的书卷气完全不适合这样厮杀的战场。

  “大皮,你想要说什么?”陆夫人并没有忘记他这次来庆功会的目的。

  阿皮微笑,陆夫人一时间完全愣住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阿皮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久到……他都快要忘记,这个家伙本就是一个有点中二病,没事嘴里嚼点东西,说话没什么遮掩,直戳重点,还不时卖个萌犯个蠢的少年了。

  而这恐怕是因为,阿皮那个已经摘不掉的“战神”桂冠为他带去的压力,已经让他无法再做一个没心没肺的大男孩了吧。

  其他人似乎也被阿皮突然展现出来的开朗惊到,庆功会的氛围更加静默,几乎压得在座的人要窒息。

  “我想和大家说一件事。”阿皮站了起来,身子立得如标杆般笔直,打破了沉寂,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

  “我们都是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兄弟,彼此的后背都应该交给自己的战友。而我们最需要的,是对彼此毫无保留的信任。”

  “我知道你们在军中的传言。但我阿皮,向各位保证,神奇陆夫人,绝对不可能是奸细!”

  “大家觉得我们的胜利是哪来的?难道只用不讲理的蛮力就可以取得吗?”

  “那是因为我们的身后,有一个值得我们把后背托付给他的军师!”

  陆夫人已经听不下去了,泪水从他捂着脸的指缝里流出,他真的以为阿皮已经不信任自己了,可今日对方具有煽情力度的这一番话,分明是出于这家伙赤诚的内心!

  阿皮坐下了,扫视了一圈沉默的人,良久,一人举起手中的水壶,“我敬军师!”

  僵硬气氛逐渐活络起来,众人纷纷对陆夫人举起水壶,篝火依旧跳动着漂亮温暖的光。


2015-03-09 评论-2 热度-29 腐向p陆断剑残旗神奇陆夫人A_Pi
 

评论(2)

热度(29)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