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断剑残旗-15(完结)

周末会把正文进行汇总整理,再放一个番外

高氯酸什么的可能有错误,原谅一个初三党的智商吧(๑•ั็ω•็ั๑)

===========================

  累,太累了。

  看着对面敌军露出怯意的状态,陆夫人手中旗帜前指,勉强自己摆出一个不太难看的笑容。

  在这种紧张的战斗状态下,不仅要尽力减少自己这边的伤亡,还要玩一手心理战,陆夫人有些吃不消。

  “第二次……”有些被被陆夫人镇定自若的表情威慑到,对方踌躇起来,给了己方喘息的空档。

  陆夫人在心中暗自苦笑。怎么可能还有第二次这样的攻击?他在旗杆的内部用秘制金属包裹住了一层高氯酸,在普通状态下,那只是一般的旗。而在旗顶端发生电击时,震动便带来了引爆。

  在巨大的威力背后,陆夫人相应地无法创造出第二次奇迹。

  紫色的电光像上一次一样凝聚,陆夫人满意地欣赏敌军明显的畏缩和恐惧,手上的力道更大了一些。

  灿烂的花火一瞬间炸开,离得比较近的几人都被那一瞬间的美丽迷惑,而再之后便是尖叫。

  近距离的炸花式攻击作为最后的余力,威力远远不及之前,却也顺利地毁掉了队伍前方人们的眼睛。

  混乱的局面之中,因为攻击而已经有些残破了的旗帜成了最终的指向标,无论是热血上涌的亲信队伍,还是陷入疯狂状态的敌军,都向着旗帜方向冲刺。

  陆夫人骑在马上,目光远及乌黑的天空。

  “大皮。”

  可惜那人不会听到了。陆夫人低下头,转回了战场,这里将是他最后的归宿,在这片开满紫色花的土地上,他的鲜血为战神皮献出。

  “我们的鲜血,将铺成通往和平的路!”

 

  累。太累了。

  又是一名瞄准了陆夫人的弓箭手,在射出一箭之后就被长矛刺穿身体,箭却依旧破空而出。

  陆夫人咬着牙,微微俯下身子,堪堪避过这个刁钻的攻击,肩头却依旧被扯下一小块皮肉。

  “嘶——”陆夫人右手中的旗帜偏转,尖端发出一阵机簧声,几支小箭撕裂了空气,没入前方敌人的胸口。

  战斗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必讲究什么战术了,双方的人都像是被逼进了末路的雄狮,哪怕是自己将死,也要从对方身上撕咬下一块肉。

  陆夫人疲惫地重复机械式的攻击,旗面早已失去了原来的样子,在风中凄凉的飘荡,残破而悲壮。

  他突然体会了当初阿皮独自一人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时的感受,这是不允许败的战役,在这个残酷的舞台上,前方是敌人,后背是战友,不允许后退。

  哪怕是半步的迟疑也是输,输就是死亡。

  陆夫人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他已经分不太清自己有没有打中敌人,身上是不是又中了几箭,他只知道向前,向前。

  为阿皮的后背打造最坚固的堡垒。

  雨下的实在太大了。

  他几乎产生了幻觉,他似乎听见阿皮一声声呼唤。

  他的腹部被一柄剑刺穿,战马也不堪重负地倒下,耳边已经没有了任何声音,他跪倒在地。

  “大皮……”

  最后一声不甘的呼唤,陆夫人带着微笑仰面躺倒,残破的旗帜就插在他的身边。

  雨水打进他的眼里,连微弱的呼吸也是痛的。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陆夫人觉得自己已经死去了的时候,他目光所及之处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夫人。”那人说。

 

  陆夫人的微笑又大了一些,到最后他还是改不了这天真的期盼。


2015-05-25 评论-14 热度-40 腐向p陆神奇陆夫人A_Pi断剑残旗
 

评论(14)

热度(40)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