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龙与骑士-06

  陆夫人睡得很熟。

  实际上,他一段时间内是醒不来了。

  阿皮坐在陆夫人的床边,透过窗棂照进的月光使他看起来瘦削了许多。

  那一日,中了凋零后的陆夫人无意识放出了他的威压,紫色的电光在他的身遭激闪,无论是阿皮,还是那些凋零都没有靠近他的能力。

  阿皮看不见被电光包裹住的陆夫人,只好选择清理掉周围试图靠近的凋零。愤怒使他的剑都带上了凌厉的压迫感,叼着力量药水,他冲锋陷阵。

  阿皮回过神来想看看陆夫人时,对方却已经站了起来,用无辜又担忧的眼神望着自己……手上的剑。

  剑锋有些磨钝了,在阿皮摩挲上沾满污渍的剑身时,它发出一阵轻轻的嗡鸣,然后断裂。

  陆夫人和阿皮都出神望着那把断剑,相对无言。

  凋零一役后,陆夫人又为阿皮打造了一把剑,一样青色的剑身,只有纹理和之前有些区别的长剑。

  但是两人都没有再给长剑命名,同时心照不宣地没有再提出征凋零的那天的事。

  陆夫人确实也纠结过要怎么向阿皮解释自己中了凋零之后会自行恢复的原因,但看阿皮没有询问的意思,他也松了一口气。

  他总不能拍拍胸脯说自己其实是末影龙吧?

  而且,就算自己有强悍的能力,但毕竟不是亡灵生物,应付起凋零也麻烦许多,在自我保护的魔法作用下,陆夫人还是花了一番功夫。

  身体内元素一瞬间被吸走一大半可不是说笑的。

  于是,陆夫人贯彻了“皮他不问我就不说,就算问了我也不说”的理念,忽视了这个有关身份的问题。

  但阿皮并没有就此罢手。

  他又一次没有保护好陆夫人,这让阿皮备受打击,而陆夫人并不需要他的保护这一点,更是让他难以忍受。

  自己太弱了,这是阿皮的总结。所以,他要变强,到足以保护对方为止。

  他不相信子虚乌有的运气,也不相信苍白无力的承诺,他只知道只有自己的实力才是最大的依仗。

  既是他的依仗,也可以是陆夫人的。

 

  月光下,阿皮用手轻轻蹭着陆夫人的脖颈,对方平稳的呼吸说明他睡得很熟。

  看来药效不错,阿皮歪着头,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陆夫人这段时间遇到了太多事情,实力大幅度削弱,不然怎么也不会中阿皮制造出来使人昏睡的药剂。

  不过除了特别强力的怪物以外,也没有什么人可以防住这药剂了。

  阿皮的手向上移动,抚摸着陆夫人对于男性来说过于秀气的脸庞,他的眼神温柔无比,完全看不出握剑时冷酷的模样。

  “夫人……”他开口,揉了揉对方紫色的头发。

  阿皮知道自己对于陆夫人的感情已经超出了友情的限度,也不愿意回避这个问题——他已经深陷其中了。

  突然,阿皮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他的手停在陆夫人脖颈后,那里传来的冰凉触感与正常人格格不入。

  是紫水晶?这是阿皮的第一反应。

  陆夫人曾在下矿时给过自己紫水晶,触感和他现在感受到的几乎一样。阿皮当时并没有当一回事,这个时候看来,恐怕那紫水晶也不单纯。

  阿皮手指描摹着那一块冰凉的地方,似乎是……鳞片?

  联想到之前突兀地现身的末影龙,阿皮了然于心。

  那就更难抓住他了。阿皮露出苦恼的笑脸,暗自改变了自己远行的目的。

  既然陆夫人就是自己和众多冒险者们一直追逐的目标,阿皮不介意做这位末影龙的骑士,驱逐那些心怀歹意的屠龙者。

  他抽出腰间的匕首,割下自己马尾末梢的一小撮头发,再从陆夫人的发梢处割下紫色的发丝,极其认真地,把两撮头发绑在了一起。

  看着彼此纠缠在一起的两色发丝,阿皮满意地微笑,弯下腰,把嘴贴在陆夫人的额头上。

  “晚安。”

  他在心里默默地说,看起来依旧是个纯良的少年。

========================
某个视频中皮说“诶他不听话我就把他杀掉了”的时候就觉得皮是个天然黑了
不知道度有没有把握好
算是过渡章吧(´・ω・`)

2015-10-03 评论-23 热度-62 腐向p陆神奇陆夫人A_Pi龙与骑士
 

评论(23)

热度(62)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