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龙与骑士-08

  没有任何缓冲的,耀眼的紫光激荡开来,勇者们猝不及防地受到攻击,无论强弱都同时被震开。
  光芒的中央,是微眯着双眼的陆夫人。
  他把手从脖颈后移开,长发在空气中飞舞着,那块逆鳞给予他的能力名叫“君临天下”,可用纯粹的威压制造出幻境。
  “凡人,谁允许你们直视我了?”陆夫人轻轻开口,明明是充满了威严的呵斥,却被他说的像是情人在耳边低喃一样温柔。
  勇者们脸上无一例外都浮现出迷茫的神色,呆滞而崇敬地缓缓低下了头,跪拜在地。
  “夫人就像是帝王一样呢。”阿皮手中的树枝缓缓下垂,温和地笑着。
  然后他不待陆夫人回答地,又开口道:“那我也不能输啊。”说着,他手中的树枝挥起,劈向了对方法师先前释放的魔法。
  白色的光团气势汹汹扑来,却在接触到树枝尖端时瞬间溃散开来,悄无声息被空气尽数吞没。
  陆夫人一惊,收回了自己的威压,神色复杂地凝视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阿皮。
  他总觉得这幅画面非常眼熟,好像有过无数次的,少年这样坚定地站在自己面前的经历。
  此时,先前受陆夫人威压影响的勇者都已经恢复了理智,纷纷抬起头来,一边惊骇,一边做着防御的准备。
  魔法已经被完全消融了,留在阿皮和勇者之间的只剩余凝重的恐怖气息。
  “这……他是人类吗?”领头的男性勇者艰难地挤出一句话,步步后移,眼睛紧张的四处瞟着。
  阿皮歪着头,嘴边依然带着笑意,向前迈了一步,把对方刚拉开的距离又拉了回来。
  “夫人的话你们没听见吗?要我来教教你们?”话音未落,他手中的树枝就染上了一层血色,对面的法师不可置信地捂着流出血泪的眼睛尖叫。
  “夫人他只有我可以看。”少年纯良地笑着,语气像是一个孩童在对着自己的玩具宣布所有权一样。
  恐慌。
  几乎将空气凝固的巨大恐慌笼罩住了勇者们,他们做好了对付末影龙的完全准备,却没有想到对方还有一个如此强大的守护者。
  陆夫人眼见着阿皮展现出一番他从没见过的强硬态度,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慌乱地上前几步按住了阿皮欲再攻击的手。
  勇者们抓到了这个可以逃脱的缝隙,像是惊弓之鸟一般飞快地逃离。
  “大皮……你……”陆夫人想对对方说点什么,但对上了阿皮那双像血一般黏稠的红色眸子,又把话语吞了回去。
  阿皮扔开了树枝,手轻轻覆在了陆夫人的额头上,呼出一口气,“怎么办……夫人,我好像离不开你了……”
  陆夫人一滞,他其实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与阿皮今日来的种种不对劲,他们竟然都已经不知不觉地陷入了对方的泥淖。
  剧痛从额头处传来,无法克制地疼痛几乎在一瞬间麻痹了陆夫人的神经,他吃力地瞪着眼前的人,以及,对方手中的魔法道具。
  「奥术魔导师们开发了一种能量限制器……」
  陆夫人感受到身体中的力量被禁锢住了,他无力地屈服在痛苦面前,在昏厥的前一刻,他脑海里只剩下阿皮带着笑意的神情。
 
  陆夫人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从没见过的天花板。
  “这……”他支撑着床起身,想离开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却在离开床沿时被什么东西拉住了。
  他眯着眼睛,发现制住自己的是一条金色的链子,尽头被固定在了床的另一端。
  这时他终于完全清醒了,之前被阿皮袭击的事情逐渐回到了脑海中,他也发现除了刚才被拉住的右手,右脚上也被栓上了一条同样的链子。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扯了扯链子,这种东西在他实力还在的时候简直像纸糊的一样脆弱,现在却成了禁锢住他的自由的东西。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了,站在门口的少年逆着光,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夫人,你让我等了你那么久。你说,我怎么罚你?”

2015-12-27 评论-35 热度-49 腐向p陆神奇陆夫人A_Pi龙与骑士
 

评论(35)

热度(49)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