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龙与骑士-09

  阿皮背着长剑行走在森林的小道上,他的左手腕绑着一个有些奇特的装饰品——
  紫色和粉色的头发像是丝线般相互缠绕着,中间又被红绳系上,似乎还被附上了保护咒和防腐咒。
  行走的同时,阿皮的右手总会不经意地抚摸上去,看得出来他对这个手环很珍爱。
  “是他!”一声突兀的吼叫响起,森林上下回应地响起尖利的哨声,以阿皮为中心,无数黑衣人将他包围了起来。
  阿皮依然站在那里,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手环,似乎周围的东西跟他并没有关系一般。
  “似乎……又被小看了呢。”说着,他像是很苦恼一样,露出了小小的笑容。
 
  当第一滴雨水落在在陆夫人的脸颊上时,他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走了一天一夜了。天色将颓,乌云又渐渐聚拢起来,看起来有降下暴雨的趋势。
  方块酱撞了撞陆夫人小腿,让他回过了神,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陆夫人继续向前艰难地挪动着。
  而他所居住的地方,也已经出现在他视野之中了。
  “回家了……”他喃喃自语,眼前浮现出的却是那间普通的小木屋。
  一支羽箭破空而来,陆夫人狼狈地歪过头,却还是让箭在自己脸上擦出了一道血痕。
  以这个攻击为讯号,陆夫人的四面都传来了危险的气息,一整个冒险团把他包围住了。
  “这条龙现在很虚弱,争取在一波攻击内带走!”领头的冒险者大喊,又是张弓射出一支箭。
  这次估计凶多吉少了吧……陆夫人暗自苦笑,几个闪身之间,还是避无可避地中了几道攻击。方块酱焦急地哀鸣,替陆夫人受了几个魔法,渐渐虚弱。
  陆夫人蹲身,顶着攻击抱起了奄奄一息的方块酱,脖颈后发出了紫光。
  ——他的逆鳞,在危险的时刻展现出近乎碾压式的力量。末影龙就算再不堪,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尊严被人随意践踏。
  明明是看似柔和的紫光,却在碰触到冒险者们身体的瞬间变为了犀利至极的利刃,毫不留情地切割下冒犯它主人之人的血肉。
  哀嚎,尖叫,怒吼,魔法与刀剑的舞动声,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膜。原本静谧的森林,此时却成了无边的地狱。
  站在地狱最中央的陆夫人早已力竭,他咳出一口血,把方块酱放在了地上,“快……走……”,发出的声音像是来自破风箱般艰涩。
  雨下的真大啊……他想,眼前漂浮着一团迷幻的粉色,却始终看不真切。
 
  陆夫人明白自己在做梦。
  一个无比逼真的梦。
  天空是阴沉的黑色,大雨不近人情地冲刷着被鲜血染成黑红色的大地。土地之上,横尸累累,哀鸿遍野。
  陆夫人被这迎面袭来的战争的腥味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无助地向前,空气中的压抑感让他将近喘不过气来。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人。
  粉红色的马尾,被不知是自己还是敌人的鲜血染红的铠甲,以及支撑着他身体的,已经出现裂缝了的长剑。
  他迟疑着靠近对方,绕到了那人的前方,他想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但心里的答案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那个。
  阿皮。
  他的表情很奇怪,明明是在笑,脸上的悲戚又挥之不去,雨水或是泪水从他脸上滑下,落到……
  ……落到了陆夫人的脸上。
  直到此刻,陆夫人才真正地为自己这个荒诞的梦境感到恐惧。躺在阿皮身前的那个人,分明就是他自己,陆夫人。

2016-02-11 评论-15 热度-43 腐向p陆龙与骑士
 

评论(15)

热度(43)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