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一位实习的驱魔牧师

【心情好的时候随手撸出来的奇怪产物,心情好的时候可能有后续?】
1、
  陆夫人仿佛看见阿皮的眼中闪过一道血色,等他再去细看时,却只看到阿皮手中烛台摇曳的烛光。
  “夫人你怕了?”阿皮有所感应地轻笑出声,用含讽的眼神上下打量了陆夫人一番。
  “谁怕了!”陆夫人挺了挺胸膛,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背对着阿皮走了一小段路后,他浮现出心虚的表情,其实他是真的怕了,在这幽深的地下隧道中,似乎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
  倒是这个小子……陆夫人偷偷往后撇了一眼,阿皮正面不改色地行走着,不但没有害怕,还露出了些许好奇的神色。
  感受到陆夫人探究的目光,阿皮冲着他挤了挤眼睛,这个动作用在他那张清秀的脸上竟然生出了几分俏皮……不,一定是看错了。陆夫人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对这个家伙掉以轻心。
  阿皮见陆夫人气呼呼地龇着牙,不禁露出几分真心的笑意。这个人类虽然很强,但性格简直就像个直来直去,不懂掩饰的小孩子一样。
  唉……可是再强也只能是他今天的晚餐了,不过看在这个人类这么有趣的份上,还是让他死的舒服一点吧。阿皮怀揣着恶意想着,面上依旧是大大咧咧的,看不出倪端。
  “喂……那是什么……”阿皮被突然停下的陆夫人挡住了脚步,正要询问时却听见陆夫人颤抖的声音。
  阿皮站在陆夫人后面,在漆黑的甬道中根本看不清前方,他向前一小步,顺势把陆夫人微微战栗的身体环进了怀里——虽然陆夫人抗拒地挣扎了几下,不过这个动作对阿皮来说只是在保护自己的食物罢了。想到马上就可以开饭了,阿皮的呼吸粗重了几分。
  好比一个阿宅在雨天抱紧了自己刚买到的一袋子泡面,心中只想回到电脑前开吃般。
  这个对陆夫人来说有些超过不熟的人的亲密程度的动作,使阿皮看清了前方的东西——一只满身血污,口中叼着一截断臂的巨犬。
  这不是他养的小黑吗。
  在陆夫人的尖叫声破喉而出时,阿皮悠哉地想。
2、
  如果有上帝的话,请让这一切变成一场梦吧。
  实习驱魔神父陆夫人,在上任第一天就遇到了可能让他断送性命的大危机。
  前有凶神恶煞一看就充满攻击性的巨犬,后有一个不知道为什么抱住了自己的腰,还在自己耳边吹热气的刚认识了几个小时的变态,陆夫人,慌了。
  于是他开始尖叫,甚至在声音中混入了一部分灵力,巨犬在感受到陆夫人周身的白光后,犹犹豫豫地后退了几步,给陆夫人一种自己气势压过了对方的自豪感。
  然后那个生物吐出了口中的断臂,朝陆夫人的方向拱了拱,颇有种讨好献媚的味道。
  ……什么情况?难道上帝真的存在?可他许的愿望明明不是这个……
  阿皮心情颇好地欣赏着这个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在脑补什么的人类,舔了舔嘴唇,圣光系的人类,这是不可多得的好养料啊。
  陆夫人哆嗦了一下,后面那个变态似乎在……舔他的耳朵?
  于是陆夫人给阿皮来了一个干脆利落的肘击。
  嘿,太好了,我就喜欢有脾气的小动物。阿皮捂着肚子,第一反应却不是恼怒。
  巨犬小黑抖了抖身子,它是看在主人这次的食物貌似很好吃的份上才贡献出自己的零嘴的,希望能把对方养肥一点,自己好从主人那里分一杯羹。现在主人被打了还不像以前那样开杀戒,甚至露出贱兮兮的笑容……它又抖了抖,叼起断臂赶紧溜了。
  陆夫人见巨犬离开,不禁松了口气,接着便自认为凶狠地瞪了阿皮一眼:“你想干什么?!”
  阿皮无辜地眨巴了下眼睛。
  陆夫人毫不留情的一脚踩在了阿皮两腿间……的土地上。“下次就会再往上一点了。”他皮笑肉不笑地吹了个口哨,心情好了不少。
  阿皮幽暗的眼神扫过陆夫人的脚踝,露出一分玩味的笑容。
  “干什么?干你啊。”

2016-04-09 评论-6 热度-24 腐向p陆
 

评论(6)

热度(24)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