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断剑残旗-后记+番外

进lofter来第一篇文就是断剑残旗,现在终于是完结了

其中有文力不足,学校太忙等等事情,几乎变成月更党,但还是有小伙伴们支持我,挺感动的

虽然不会说太多煽情的话,但还是要对亲爱的读者们说一声谢谢。

到了最后两章的时候,突然发现断剑被鸸鹋在微博上扩了,实在是吓了一跳,之后她又和荀异太太一起撸了一些断剑的同人文/漫,超级感动。(之后的更新快也是因为鸸鹋的催更。。。)

然后就是阿语啦!阿语和我是初二的时候关系好起来的,我把她拉入了B站,阿语让我认识了陆夫人。初三在一个寝室,就鸡血地讨论了一个军训期的P陆,断剑残旗就这么诞生了。

阿语是个勤奋的好孩子,每次我更新后没两天她就有了新的更新,比...

【P陆】断剑残旗-15(完结)

周末会把正文进行汇总整理,再放一个番外

高氯酸什么的可能有错误,原谅一个初三党的智商吧(๑•ั็ω•็ั๑)

===========================

  累,太累了。

  看着对面敌军露出怯意的状态,陆夫人手中旗帜前指,勉强自己摆出一个不太难看的笑容。

  在这种紧张的战斗状态下,不仅要尽力减少自己这边的伤亡,还要玩一手心理战,陆夫人有些吃不消。

  “第二次……”有些被被陆夫人镇定自若的表情威慑到,对方踌躇起来,给了己方喘息的空档。

  陆夫人在心中暗自苦笑。怎么可能还有第二次这样的攻击?他在旗杆的内部用秘制金属包裹住了一层高氯酸,在普通状...

【P陆】断剑残旗-14

  不想解释,也不愿解释,陆夫人一贯的作风。

  愿意相信自己的人便相信,不愿意的人,陆夫人也从来不会强求。

  而那个臭屁的战神在出了“只有陆夫人才能做到”的事故之后,还相信自己,这点倒是让他松了口气。

  陆夫人凝神看着眼前漫山遍野的紫色花朵迎风招展,心中不禁泛起酸楚。

  这里是他的家,他多久没回来了?

  紫色的花不惹眼,却干净好看,陆夫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它们,他从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回来。

  “军师……我们该怎么办……”他的亲信小心翼翼地开口。

  还能怎么办?仅仅一个团的兵力,就想敌人三万,简直是无稽之谈。

 ...

【P陆】断剑残旗-13

  信任,值多少钱?这已经是一个相当俗的问题了。标准答案是无价。

  然而,当阿皮在夜色中窥见那个形似陆夫人的身影时,他不禁问自己,今天之后,他还能像庆功会上时那样毫无保留地信任那人吗?

  紫色的头发被一次性剪断,身上的衣着也是陆夫人离开营帐时的打扮,那个人的行动又那么熟悉,阿皮无法说服自己那不是陆夫人。

  阿皮按了按剑柄,跟上了那人,他需要确认对方的身份,才能让自己安心。

  阿皮刻意地放轻了步伐,在他的掩饰下,对方是不可能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了的。

  对方的目的地是营长的帐篷,...

【P陆】断剑残旗-12

  “夫人,今天晚上的庆功会你参加吗?”阿皮用布轻轻擦拭着长剑,抬眼瞟着拿着剪刀比划着头发的陆夫人。

  “嗯?”陆夫人愣了下,“不了吧?”

  庆功会,这个词对陆夫人来说有些遥远,虽然他们经常打胜仗,可正因为这样,偶尔的失利才更令人印象深刻。这些失利,又基本上是因为战术或情报出了错误而造成。

  神奇陆夫人,成了众矢之的。每个人都更加在意他人的过失胜过长处,所以每当一次次出现相同的情况时,陆夫人都会被之前还在并肩作战的战友怒目而视。

  或许自己真的很可疑,但陆夫人不相信这背后没有什么人在推波助澜。

  那么庆功会上少上一位疑似间谍的军师,似...

【P陆】断剑残旗-11

  当阿皮又一次为自己挡下一波攻势时,陆夫人意识到自己还是把战争想的太简单了。

  猩红的血液刺疼了他的双目,他又一次回到了那个纠缠着他的噩梦里,大雨滂沱,粉发的少年浑身是血,撑着长剑,跪倒在自己身前,他却无法触及对方。

  疲乏无力。这是陆夫人一次次在这个可怕的梦境中挣扎得到的结果。

  “夫人!”阿皮一声嘶吼唤回了陆夫人的神智,猛一抬头,陆夫人看见阿皮手中的长剑向自己刺下,一股令人战栗的寒风包裹住了他,冰寒刺骨,恐惧和绝望一瞬间占据了他的身心。陆夫人感受到自己身体中的力气仿佛被抽空,指尖颤动着,他没有任何...

【P陆】断剑残旗-10

  用紫杉木做成的弓硬度让陆夫人很满意,陆夫人靠在营地旁的树上,轻轻的摸着流畅的弓身。

  制作这个被自己命名为“风暴之眼”的长弓已经两年了,从进入军队到现在,陆夫人除了制作了一些炸弹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了这把弓上。

  制作弓的流程严谨而考究,陆夫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制弓一年,藏弓一年,现在终于是“风暴之眼”现世的时候了。第一次的正式作战,就是极好的机会。

  只是——陆夫人明白一点,自己配不上这把呕心沥血制成的长弓。

  陆夫人知道弓并不是什么玩具,自己只是了解射箭技艺,却没有足...

【P陆】断剑残旗-09

  温热的气息喷在阿皮的脸上,爆炸的冲击并没有影响到两人多少,倒是——阿皮顺势揽住了扑过来的陆夫人的腰,把两具本来就很近的身体又拉紧了些。

  陆夫人被阿皮一扯,身体倾斜了下去,感觉自己触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阿皮眨了眨眼,在陆夫人匆忙起身之后意犹未尽一般舔了一下上唇。

  眼前少年的红瞳在炸弹造成的烟雾中闪亮无比,瞬间又仿佛燃烧了起来。


  事情被作为暗杀者在想与两人同归于尽的情况处理了,上面的人虽说有疑惑,但碍于阿皮近日来树立的威严和陆夫人本身的弱小被...

【P陆】断剑残旗-08

  战争的阴影笼罩了整个国家,行军路上沿途的城镇,无一例外都遭受了严重的破坏,受尽折磨的饥民们近乎疯狂地拦下行军队伍,讨要食物,索取淡水。

  黑暗的雾气让这个国家充满了绝望与悲哀。

  所以陆夫人痛恨让这一切发生的战争,一切只不过是统治者的一条命令,带来的便是千里无鸡鸣的惨景。

  陆夫人明白自已在作战能力上绝对比不上任何一等兵营的人,而自己胜过他们的只是智力上的优势。

  换句话说,就是做一个运筹帷幄的军师,做那个少年战神的后背。...


【P陆】断剑残旗-07

    早晨,雪已经停了,阳光从玻璃窗外照在床上相拥的两人身上。
  “皮,为啥我在你怀里?”这是陆夫人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因为夫人你睡相太差,”阿皮半睁着眼回答,在陆夫人感到小小的愧疚前又加了一句,“不过夫人除了我不嫌弃你,你恐怕嫁不出去了,要不就从了我吧?”
  于是笑的有些贱贱的粉发少年被陆夫人一拳正中面部。
  陆夫人一向不怎么在意吃食这方面,对他来说,吃什么无所谓,只要填饱肚子就够了。于是在他负责早饭的情况下,为了一些奇怪的原因——例如他绝不会告诉阿皮自己其实有点小开...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