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P】断剑残旗-06

雪下的很大,阿皮作为一个生活在国家温暖的南方的人,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雪。
  “怎么样?从来没见过的壮观吧?”陆夫人言语中洋溢的满是自豪。
  确实是相当宏伟的景象。雪花和冰凌肆意地在北方大陆绽开,银色的世界装点满了阿皮从未听说过的紫色花朵,寒风中,花朵却开得异常绚烂。
  ——新兵营因为战功显赫,由上级特别吩咐,享受两周的假期。陆夫人选择了回自己老家待一阵子,一只没有什么事可做的皮就蹭了过来。
  “很棒……但是夫人我们可不可以快点进屋……”阿皮应道,接着很不给面子的打了个喷嚏。
  陆夫人白了阿皮一眼,把阿皮对着自家门的方向踹了一脚——巧妙地避开了...

【P陆P】断剑残旗-05

  陆夫人做了一个梦。

  梦里只有自己和阿皮两个人,从头到尾,两人什么都没有说,阿皮对着自己露出了他从没有见过的灿烂笑容,然后——

  然后就是鲜红的一片,阿皮的笑容被血染的充满了悲戚的感觉,大雨瓢泼,雨水打在了陆夫人和阿皮的身上,疼痛的感觉让陆夫人的精神一下子清醒了。

  猛地惊醒过来,陆夫人抬头就对上了阿皮有些无奈的眼神。

  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陆夫人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照顾病人的人,结果看起来反而麻烦了病人。


  陆夫人流了很多的...

【P陆P】断剑残旗-04

  阿皮从进入森林开始身体似乎就有些不适,一开始只是轻微的咳嗽,陆夫人就单纯认为对方是不太适应林中的湿气。但是到了后来,阿皮的咳嗽逐渐演变成了打喷嚏,陆夫人就有些担心起来。

  “你感冒了。”陆夫人用有些担忧的语气叫住了阿皮。

  阿皮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的头是有些胀痛,便走向领队向他请示提前休息,陆夫人看着阿皮疲倦的背影,突然想起自己随身带着的治疗风寒的药片。

  陆夫人翻出了药片,递到了阿皮的面前,用一种在他看来算是大人教育小孩子的语气说道:“药,睡前吃。一次一粒。”末了又有些纠结地说道,“吃多死了我不...

【P陆P】断剑残旗-03

  陆夫人有些困乏地躺在床上,初冬的寒风不时从帐篷外吹近来,陆夫人只好用不怎么厚实的被子把自己裹得更紧了一些。

  还是觉得很奇怪,自从自己进入这个新兵营,无论是哪件事都很奇怪。

  与阿皮这个与自己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人分在一个帐篷,传闻中进行着地下战役的老兵与间谍,营长对于那个潜入者类似于袒护的行为……最重要的是,陆夫人已经拿不准自己是否应该怎样看待自己那位室友。他几乎已经肯定了对方就是老兵,除非身经百战,否则应该不会拥有那样的能力。不可否认的是,陆夫人对于杀戮与死亡这样的事,至今也很难接受。

  哪怕——...

【P陆P】断剑残旗-02

  阿皮与陆夫人一起来到了陆夫人一开始发现那一小队人时所在的地方,一小队的人聚在属于新兵营营长的帐篷之前,似乎正在鬼鬼祟祟地讨论着什么。

  “就是他们了。阿皮你先拖住他们,我去搬救兵吧……”陆夫人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阿皮一步跨上前,剑刃出鞘,  不等陆夫人阻止,便是看到那些人的其中一个的血液飞溅了出来,一条断臂摔落在地,惨叫声让陆夫人胃中一阵翻滚,

  “你先退后。”阿皮的声音带着漫不经心的慵懒,陆夫人在对方一推之力之下退出了战圈,而阿皮则在转身之际堵住了被自己削掉一只胳膊的人的惨叫之声——干脆利落的一招斩击。...

【P陆P】断剑残旗-01

  陆夫人并不喜欢战争,也并不喜欢自己所属的M国。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他只是单纯地认为——会让人们失去珍惜之人的战争,以及连年征战的M国,很可耻罢了。

  每次征兵布告发下时,陆夫人都很庆幸自己还未到布告上征兵的年龄要求,但是这一次不一样,M国与L国谈判失败,M国进行强征,陆夫人,不幸符合条件。

  杀人是一种罪孽,这是陆夫人的想法。

  陆夫人拎着军队佩备的装备包,进入了据说是自己的帐篷中,随之得知自己与另外一位名叫做阿皮的人由于军队人数所限,同时因为入队测验结果被分配到这个双人...

【P陆】断剑残旗-楔子

断剑残旗

【食用说明】

1、腐向P陆

2、人物可能OOC

3、架空中世纪军队设定

4、BE党头顶青天

5、陆视角

楔子

  雨下的那么大。

  陆夫人孤身冲在军阵的最前方,手上紧紧握着一杆紫色的旗帜——M国第一军师陆夫人的象征,也是杀伤性极强的新式武器。旗面已经残破,堪堪可以在风中飘零。

  身后是陆夫人的亲卫队,几百人的方阵,面对三万敌军,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

  腹部又狠狠地中了一剑,巨疼带来的是大脑一时的昏厥感,陆夫人倒了下去。

  遍地哀鸿。

  ...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