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华武】欠债的变成了手办怎么破01

【华武】欠债的变成了手办怎么破01
华武,瞎写,如题。
作者休闲系武当,内心戏巨多,全文都是作者对可爱道长的脑补,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文短,小心食用。
蔫坏手办(?)华山攻×面瘫少女心武当受
===================================
  三道剑气自半空劈下,刷——
  武当翩然落在自己攻击后留下的太极图阵上,拂了拂长袖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方才怡怡然施舍给了被自己暴捶的华山一个眼神,“还不还钱?”
  华山毫无仪态地趴在地上——或者说是被武当看似优雅实则暴力的攻击打得卡进了泥里,他像翻动一张鸡蛋汁散的过开的鸡蛋饼一样把自己翻成脸朝上的姿态,露出一个纯真无辜的笑:“大哥我错了。”
  武当扬了扬下巴,面无表情。
  华山仰面朝天,没有忽视对方微小的动作。都说仰视角度看人最丑,可他怎么看这位道长都好看得紧。对方那点小得意的姿态搞得华山心里痒痒的。
  华山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狗腿子般冲着那仙气飘飘的道长笑:“不还。”
  刷————
  华山被武当的剑气贯了出去,眼前一黑。

  武当很苦恼。
  如果说是单纯“追债的时候不小心一剑把欠债的劈成了手办怎么破”这种烦恼,他还可以向门中知识渊博的师兄请教,那“缩小版的欠债人太可爱了放不了手怎么破”这种甜蜜的烦恼他该找谁说?
  武当盘坐在自己屋中,一只手托着只有剑柄那么高的缩小版华山,用一张不变的冰山脸诠释着什么叫一脸迷茫。
  华山不知道为何被他随手劈出的一道剑气击飞,飞到一半还凭空消失了,等他追到对方消失的地方后,只捡到了一只类似玩具的小人——还穿着欠他债的那个华山的行头。
  鬼使神差的,他蹲下拎起了这只小人,小人的五官和身材完全就是华山缩小了几倍后的存在。如今这小华山正昏迷着,乖乖巧巧的完全没有平时那种蔫坏劲。
  武当忍不住戳了戳小华山的脸颊,软软的触感让他的心都化了一块,多像他小时候捡到的小兔子!武当激动无比,脸上飘起一朵红云,嘴却依旧抿得紧紧的,一副正经人想正经事的样子。
  哦,那只小兔子后来被华山抓着烤成兔肉了。还撒了孜然,香飘十里。
  想到到他手里才一天就惨死的小兔子,武当愤愤地又戳了几下小华山的脸,小华山被戳的皮肤立刻红了一块,控诉着武当的残暴罪行。
  武当忖度了一下,把小华山塞进了随身携带的锦囊里,他要趁这家伙没恢复原状好好折辱他一番!没错!折辱!
  ——然而,在回门派的路上,武当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小华山从锦囊中扒拉出来又塞回去,摸摸脸扯扯头发,玩玩对方缩小版的佩剑什么的……如果小华山醒着,就会发现对方的行为和某个村中五岁的二丫玩人偶时一模一样。
  一路上,武当不断重复着“面无表情地拎出小华山——面无表情地摸一摸揉一揉——面无表情地塞回去——面无表情地谴责自己幼稚的行为——面无表情地再拎出来”的过程,那张冰块脸让人看到,也只会以为他在研习什么武功吧。
  当武当终于进到自己的房间,掏出昏迷中的小华山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把欠债的带回了家,还“折辱”了对方一路。默默凝视着脸颊红红的小华山,武当的脸颊也红了。
  我在干什么啊……我实在对不起师兄们的教导。武当单手捂脸,他也只有在自己房间里会做这个动作了,一出门他就是死要面子的移动冰山——一看就和他的师兄师弟们同出一门。
  话虽如此,武当的反省也完全不彻底,他拨弄了一下小华山,让他在自己手心里翻了个身,软软的触感和对方衣料轻微的摩擦让武当心底冒起了小泡泡。
  好可爱,他想。
  这个念头一出来武当就打了个哆嗦,冷静点,眼前这个可是欠你钱不还从小和你怼到大还烤你小兔子的人啊!他无声地呐喊。
  然而——武当委屈地想——还是好可爱。

2018-02-24 评论-2 热度-46 楚留香手游华武
 

评论(2)

热度(46)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