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P】断剑残旗-03

  陆夫人有些困乏地躺在床上,初冬的寒风不时从帐篷外吹近来,陆夫人只好用不怎么厚实的被子把自己裹得更紧了一些。

  还是觉得很奇怪,自从自己进入这个新兵营,无论是哪件事都很奇怪。

  与阿皮这个与自己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人分在一个帐篷,传闻中进行着地下战役的老兵与间谍,营长对于那个潜入者类似于袒护的行为……最重要的是,陆夫人已经拿不准自己是否应该怎样看待自己那位室友。他几乎已经肯定了对方就是老兵,除非身经百战,否则应该不会拥有那样的能力。不可否认的是,陆夫人对于杀戮与死亡这样的事,至今也很难接受。

  哪怕——是一场如同华丽的舞蹈般的杀戮。陆夫人回想起阿皮战斗时的身姿,翻了一个身,看向对面行军床上似乎正在熟睡中的阿皮。

  阿皮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很严实,被子遮到了他的下巴上。粉色的头发露在被子外面,陆夫人觉得阿皮睡觉时散下头发后,原本凛冽的气息变得柔和许多。陆夫人其实从见到阿皮那天开始就觉得对方是一个美人,不是那种一眼看去就十分惊艳的美,是独属于阿皮这样的少年,带着小帅气,非常耐看的美丽。

  阿皮平稳地呼吸着,被子随之起伏,他似乎睡得不是非常安稳,皱了皱眉,翻过身去。陆夫人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就看了对方很久。

  嗯……这家伙还真是该死的好看。以上就是陆夫人得出的结论,再次翻了个身,陆夫人把脸埋进了被子中,放松下疲惫了一天的身体。

  

  第二天早上,陆夫人和阿皮突然之间便是突然间地接到了营长发下来的特殊命令……对于新兵行军能力的训练而准备的长途旅行,除了两个有资质的老兵作为队长和副队,其他一百人都是新兵。

  陆夫人总觉得有些奇怪,他第一次听说新兵在入营这么短时间中就会去参加这种类型的长途军旅行动。

  行军开始的地方就是环境有些恶劣的丛林,阿皮似乎并不是非常适应潮湿的环境,陆夫人有些不放心的跟在对方身后,时不时上去与他搭上几句话,阿皮也只是也简单的单音回应。

  “陆夫人,”阿皮喊了一声,陆夫人愣了一会才意识到对方是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这里很不对劲。”

  阿皮身上散发出了陆夫人熟悉的冷冽气质,手中的长刀被他握地紧了一些。

2014-11-08 评论-11 热度-39 p陆腐向断剑残旗陆视角陆P
 

评论(11)

热度(39)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