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子  

【P陆P】断剑残旗-06

雪下的很大,阿皮作为一个生活在国家温暖的南方的人,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雪。
  “怎么样?从来没见过的壮观吧?”陆夫人言语中洋溢的满是自豪。
  确实是相当宏伟的景象。雪花和冰凌肆意地在北方大陆绽开,银色的世界装点满了阿皮从未听说过的紫色花朵,寒风中,花朵却开得异常绚烂。
  ——新兵营因为战功显赫,由上级特别吩咐,享受两周的假期。陆夫人选择了回自己老家待一阵子,一只没有什么事可做的皮就蹭了过来。
  “很棒……但是夫人我们可不可以快点进屋……”阿皮应道,接着很不给面子的打了个喷嚏。
  陆夫人白了阿皮一眼,把阿皮对着自家门的方向踹了一脚——巧妙地避开了阿皮带伤的部位。
  阿皮向前一步踉跄,但是马上就站稳了,灵敏的转过身,反手抓住陆夫人的肩膀,试图把对方先推进屋里。
  结果陆夫人陪着阿皮一起做了他之前一直很鄙视的幼稚行为,同样是转身,把对方向前推。
  很不巧的,陆夫人因为他极差的身手,绊倒了阿皮,两个人一起滚在了雪地上。
  “诶呦你别压我!看起来那么瘦你还真重——”陆夫人抱怨着推了阿皮几下,对方却纹丝不动,只是僵硬地贴在陆夫人身上。
  陆夫人疑惑地转过头时,却恰好对上了阿皮红色的双目。阿皮的脸很红,两只手支在雪地上,把陆夫人罩在了自己的臂弯中。
  受到了有些奇怪而暧昧的气氛的感染,陆夫人感觉自己的双颊也燥热起来,掩饰性地扭过头,陆夫人又推了对方一下,“皮你不是冷吗?还在雪地里打滚好玩吗?”
  “没。”阿皮淡淡地回了一句,“说来话长。”他在撑起自己的同时也把陆夫人一起抱了起来。
  “我会自己起来的!而且说来话长是什么东西啊!”陆夫人炸毛,脸颊在寒风肆虐的时候却滚烫无比。
  “总之,就是夫人你长得漂亮的错。”阿皮说完就向屋子的方向走去,粉色的辫子一翘一翘地嘲讽着完全愣在原地的陆夫人。
  这种被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小鬼调戏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陆夫人的家是以好看的紫色打底,无论是从壁纸还是家具,阿皮都可以看出家主人对于紫色的钟爱。
  “好久没打扫卫生了……感觉好难受……”陆夫人在阿皮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才进入屋里,打量着自己独居的小窝,自言自语地抱怨着。
  阿皮像领导下乡视察,大摇大摆地参观,“完全不把自己当作外人”——直到陆夫人毫不客气地塞了把扫帚在他手里。
  “来来来……”陆夫人念念叨叨地又往阿皮手里塞了一块抹布,一脸嫌弃地把阿皮从他正在扫的地方赶开。
  阿皮挪动了几步,却依旧挡在陆夫人正在打扫的区域内。
  “皮你这家伙给你个打扫工具你就真把自己当卫生角了吗!”
  啊,不好,惹美人生气了。阿皮盯着夫人有些泛红的脸,自觉地走向玻璃橱柜去摆放在他眼里非常别扭的杯子。
  于是,当陆夫人穿着紫色的花边围裙来查看阿皮的进度时,却发现对方正固执地想把一个没有柄的杯子摆成和其它杯子一样的手把朝外的状态。

2014-12-09 评论-6 热度-29 腐向断剑残旗p陆陆P陆视角
 

评论(6)

热度(29)

  1. 十方朔子 转载了此文字
©朔子 Powered by LOFTER